遗产继承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遗产继承

弱冠礼成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2月15日

弱冠礼成,听完爹娘长辈们的训诫,明日便要去鄞州完成慕家今年的第一笔生意。
春寒料峭,园里的红梅开得肆意,粉色的花雨落了满天满地,我一时有些失神。昨天爹娘对我说的话实在匪夷所思,让我找到遗失的东西,却拿出一幅画让我品鉴,而那幅画……
“凉儿,凉儿?”
“呃,嗯。娘……”
娘无奈地摇头,笑道:“方才为娘说的话你可听清了?”
“娘说出门在外不许饮酒不许流连于秦楼楚馆不许与人交恶,孩儿谨记爹娘教诲。”
“噗。”
我抬头看着阿言,恰巧她也瞅着我,一脸忍俊不禁,我对她做口型:“待会儿有你好看。”
阿言也不恼,对我吐吐舌头,转头与封逸辰说话。
“今日便到这里吧,老夫在前庭设了宴席,各位随我一起去吧。”爹起身,又对我说道,“凉儿,你也累了好些日子,待会儿吃完饭收拾下就早早休息吧。”
“知道了,爹。”
看着叔伯长辈随爹娘去了前庭,我转身就要去捏阿言的脸,谁知被封逸辰眼疾手快地挡下。我与他几番过招都未得逞,阿言躲在他身后嬉笑道;“凉哥哥你的功夫不如封哥哥嘛。”
又过了几招,我摊摊手笑道:“逸辰你就宠着她吧,这丫头心眼可多了。”
封逸辰扬眉轻笑:“我倒乐意这么宠着她,不叫人欺负她。”
“明日我俩都得离开,阿言可又会去找艮焕那个傻小子。”
“就让那小子得意几日罢了。”
阿言一下子从封逸辰背后窜出来,反驳道:“艮焕才不是傻小子呢!”
我趁势捏住她的脸:“傻丫头。”艮焕那小子可不是善茬。后面的话我存在心里没说出口,有些事情做哥哥的担着总是好的。
又笑闹了一会儿,封王府派人来接走了封逸辰,我被娘叫到东厢收拾行李,顺便听她叮嘱几句这次去鄞州要注意的事。

夜里辗转反侧,脑子里都是娘白日里给我看的那幅青玉螭龙雕的画。画中吊坠的样式非常漂亮,螭龙雕得栩栩如生,青墨晕染浓淡都恰到好处,不知见到真品是什么样。娘让我找到它,然后直接前往河洛坊,我盯着飞鹤纱帐,一时也不知自己的思绪飘到了哪去。
后半夜睡得安稳,翌日清晨却醒得很早。安叔备好马在门前等我,我一一道别后翻身上马。
京城柳絮飞,钟鼓声声,亭桥送着远行人。

壹 惊鸿一面
二月天气,鄞州偏南,桃花开得好,长街上花雨纷飞。白马轻骑少年郎,酒馆红袖添香,倒是少了京城那份森严,更多的是洒脱的江湖气。
慕凉在一处客栈歇脚,半月的劳顿着实辛苦,躺在床上不多时便昏昏睡去。再醒来已是日头西斜,听得楼下吵闹,他推门看了一眼。
十来个人围坐一处,围观的人挤满了客栈,笑闹声此起彼伏。
身旁的店伙计摇头道:“这青珏姑娘每日来此吃酒,那些富家子便来哄闹,真是烦不胜烦。”
慕凉这才注意到那些人的中间坐着个青衫的女子,那女子自顾自的喝酒,神色淡然,好似身边那些纨绔子弟都是空气。他心头一动,这一幕像极了封逸辰在醉酒居喝酒时,周围坐满了妙龄女子的情景。
就在这时,青珏似乎感受到了二楼的目光,她抬首对着慕凉莞尔一笑,饮尽了盏中最后的酒水,起身离开客栈。
“青珏姑娘对我笑了,果真是个美人儿。”店伙计喜滋滋地说道。
方才,青珏的一笑分明是对着慕凉,店伙计看不出也罢,慕凉自小习武这还是不会看错的。那张脸与记忆里的重叠,呆了好久他才问道:“青珏每日都会来?何时来?”
“对啊,她每日巳时来,待上半个时辰便走。”
夜里是睡不着了,不知为何觉得屋里有些闷,白日那张容颜反复出现在他面前,扰得他有些烦躁。
推开窗户,一阵凉风和着桃花瓣灌入,瞬间让他头目清明。月辉清冷,他有些想念家中那个傻丫头,阿言六岁来到慕府,后来却传出了表舅失踪的消息。这十年,阿言面上开朗,却不止一次看到她坐在假山上发愣,连泪水堆满脸颊也不自知。不知此刻,阿言是否已经安睡……
“咚咚咚”,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“谁?”慕凉拉开门,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,风帽很大,他看不清面容。
那人恭谨地递给他一张黛青色信笺:“我家 邀你三日后午时枫鸢阁一叙。”说罢便隐在了黑暗中不知所踪。
信笺上只有娟秀的篆书写着“青珏”。
枫鸢阁中。
青衫的女子搁笔,轻纱帷幔飘飞,她抬眼看着月亮,心里想着日里那惊鸿一面,轻笑出声。
冰凉的手触及锁骨,那里暗红的螭龙文身时隐时现。
终于是等到了。

贰 如画枫鸢
枫鸢阁是鄞州最东边的一处高台,那里有一株高大的枫鸢树,三月里枫鸢花开嫣红一片。都说最高的阁楼里住着枫鸢仙子,仙子画得一手好丹青。
枫鸢阁的边上是女娲庙,香火鼎盛,全城的善男信女都会在此求姻缘,然后将写着生辰八字的缎带系上香袋抛到枫鸢树的枝桠上,灵验异常。
慕凉从店伙计那打听到的时候疑惑不已,他没见过枫鸢树,也不知这树的神奇所在。若说枫鸢阁上住着枫鸢仙子,说的是不是青珏呢?
他穿过人流,站在枫鸢阁下,迟迟没有进去。这座四层的高楼与周围的热闹完全不同,窗门紧闭,俨然一座空楼。然而他看到了昨晚送信的男子,依旧是黑风衣看不清面容:“公子,我家 在最高的楼上,烦请你自己上去。”
门被打开,在议论纷纷的人声中,慕凉还是踏进了楼里。“啪”门被关上,楼里很黑,见不到一个人,他没多想径直去了第四层。
青珏还在作画,没有抬眼看慕凉,也没与他说话。
她今天穿了散花水雾绿草襦裙,浅粉披帛,及腰的长发系着翠色的绸带,眉眼如画。慕凉站在她的对面,也是一言不发。面前的女子较之昨日客栈所见要出落许多,少了那份烟火气。
等了许久,青珏画完搁笔,示意慕凉过去品鉴。然而只一眼,慕凉便认出这是在家中所见的那幅青玉螭龙雕的画,笔法描色上竟无二致。
“想不到家母所藏竟是出自姑娘的手笔。”
青珏莞尔:“慕公子好眼力,不枉青珏在此等了你十年。”
慕凉这才发现她锁骨处文着螭龙的图案,听得她的话却是一惊:“姑娘何出此言?”
“慕公子此次来鄞州是因为慕夫人交代的事吧,不是官家所说的拓展在鄞州的商铺,而是为了寻找这画中的青玉螭龙雕。”
微风拂过,青珏的衣袂飘飞,竟是又多了几分仙逸。
“我十年前被顾丰城从河洛坊送到鄞州,被安置在这枫鸢阁里,他让我等一个人,等一个能带我离开的人。”青珏面上一红,“那人便是慕公子你。”
“顾丰城?我舅父?他十年前失踪了,怎会与你说这些话?”
“我在鄞州的第三个月就得知他失踪的消息。若非他提前预感到有危险,我也不会被安置在这里的,更不会等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十年。”青珏的眼神黯淡了些许,“你也该知道,如今青玉螭龙雕被盗,顾梦言便离危险又进了一分。”

叁 青玉螭龙
慕凉自然知道,娘给他看画时便说过,河洛地宫中祭拜的便是那存了螭龙一缕魂魄的青玉螭龙雕。然而十年前河洛坊大火,河洛百姓全部失踪,地宫中的青玉螭龙雕变成死物,还有菱花双生镜、《河洛志》都不见了。作为下一任掌灯者的阿言若是失了这些东西,极有可能会被歹人利用置于险境。
当时负责河洛案的刑审司许祎将案子一压再压,娘也只好不再过问案子的事,转手调查那些失踪的物件。如今只知青玉螭龙雕在鄞州,所以才让他借收购精美玉石的名义查找其下落。
可是眼前的女子,这张绝美的容颜与记忆里太相似。
“姑娘与这青玉螭龙雕有何关系?”
青珏愣了一下,说道:“我本是在此看护青玉螭龙雕的,他说玉坠不丢青玉螭龙雕便也不会丢。而玉坠本一直挂在我脖子上,可是前些日子却不见了。”
慕凉叹道:“莫不是为了喝酒将吊坠变卖了罢。”她一个女儿家在鄞州无亲无故,那家客栈的酒水价格不菲,如何能日日去喝酒。
“鄞州谁人不知我的丹青千金难求,用得着变卖吊坠吗?”青珏恼了,她何尝受过这等羞辱,更何况面前是她等了那么久的人。
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锁骨处暗红的纹身变成青色,几欲飞出!
“你出去,出去,我再不想见到你!”青珏全然不顾形象猛推慕凉。
只一晃,慕凉便消失在了眼前。
青珏与闻声赶来的黑衣人皆是一怔。
慕凉大脑一片空白,完全没反应过来方才发生了什么。周围依旧是繁华热闹的街市,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突然出现。
抬头看那座枫鸢阁,大风忽起,吹得轻纱帷幔飘飞。一切恍若梦境,好似他本该走在街上,他根本没有进过枫鸢阁,也没有见过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女。
又驻足了片刻,他选择先回客栈。
既然青珏说自己是她要等的人,那么她一定还会来找他。
枫鸢阁中。
黑衣人坐在一侧,宽大的风帽遮住面容,几缕水蓝长发垂落在胸前,修长的指间把玩着一把小巧精致的蝴蝶刀。
许久,黑衣人才开口道:“你必须让他信任你,这样你才能跟他一起去河洛坊。”
青珏攥紧衣袖:“方才,我也不知怎的,只是突然很生气……”
她顿住,蝴蝶刀的刀尖点在她的纹身处,黑衣人道:“你的身体存着他的力量,虽那玉坠只是边角料制成,却仍然不能小觑,你的爱恨痴嗔妒都会被放大。这么多年还是做不到心如止水吗?”
“我……”
黑衣人收起蝴蝶刀,看着湛蓝的天空,叹了口气。忽起的大风掀起了他的风帽,露出帽子下清俊的容颜,如瀑的蓝发,还有前额上繁复的印记。
“还两个月我就要去青州了,届时,一切都要靠你自己。”
青珏没再说话。

肆 妙手丹青
八年的时间,她总是孤身一人,顾丰城曾对她说:“待十年丹青画成,枫鸢花期至,那个人便会来带你家。”
除了守护青玉螭龙雕之外,她不知道在鄞州自己还能做什么。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画丹青,平日里闭不出户,也不需要进食,只顾埋头画画。闲暇的时候会去女娲庙前卖画,竟渐渐地名满鄞州,她的画,千金难求。
两年前,黑衣男子突然找到她,让她绘一幅画,画她一直戴在脖子上青玉螭龙雕吊坠。第一幅画被他送到了京城慕府,之后他每天都来,每天都让自己给他画同样的东西,直到吊坠融进身体,变作锁骨处的文身。
她不了解这个人,却从第一眼便觉得熟悉,仿佛百年前就认识。这不是爱,是崇敬,她一生或许只会崇敬两个人——失踪的顾丰城和他。
青珏失神间,黑衣男子又说道:“明日再去客栈一次,说服他带你离开鄞州。”
“当务之急不应该先找到青玉螭龙雕吗?”
“不,等你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后,青玉螭龙雕自会出现。”
“为什么?”
黑衣男子默了一默,说道:“有些事,我不能说。”
客栈的大堂里挂着一幅醉仙图,人物面容栩栩如生,衣带间的线条飘逸灵动,左侧篆书着“青珏”二字。慕凉端详着这幅画,回来后便没迈过步子。
掌柜从旁经过时笑问道:“公子也爱这画?”
慕凉指着画道:“这青珏姑娘一幅画值多少银子?”
“公子说笑,姑娘的画乃是无价,幸得姑娘爱我这馆里的花醉酿,这才给小老儿画了这幅醉仙丹青。”
“她说的果然不错,看来真是丢了。”慕凉沉吟道。
掌柜正欲询问,却见慕凉若有所思地上了楼。
房间里,慕凉躺在床上越想越想不通,舅父到底做了些什么?黑衣人又是谁?
不知不觉竟睡去了,二更时分被敲打声吵醒,都在喊“着火了着火了”。
他打开窗户,还未看到街上纷乱的人群,便见黑衣蓝发的男子横抱着青珏跳进屋里,并急切的说道:“快关好门窗。”
男子将青珏轻轻放到床上,转身对慕凉道:“你照顾好青珏,我还有要事在身,先走一步。”
“她怎么了?你又是谁?”
“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男子嘴角微扬。
慕凉怔忪地说不话来,这个人难道是……直到他离开,慕凉也未喊出心中那个名字。
青珏蓬头垢面,只着了件中衣,手中紧紧攥着半张羊皮书卷,眉头紧锁。
慕凉让店伙计打了一盆清水,其间打听到起火的地方正是枫鸢阁,今夜刮东风,连带着女娲庙也烧了起来。大火已烧了足足一个时辰,枫鸢阁早烧成灰烬,女娲庙也只剩断壁残垣。
简单给青珏擦了把脸,却发现她的右边衣袖已经被血浸染,方才竟没注意到。
“该死!篁北沐也不知道说一声!”慕凉骂了一声。
右手的手筋被挑断,所幸肩上的伤口不深,但这只手还是废了。处理伤口的过程中青珏醒来一次,让他不要带她去医馆并将那半张羊皮卷塞给了他,随后又昏了过去。

伍 鸳鸯故梦
她本是深海青玉,几百年前有位神祗将自己的一缕魂魄注入她的身体,随后离开了。她借着神祗的魂魄逐渐有了神识,却无法移动,她在深海又孤独的待了二十几年。
那一日,海水搅动得厉害,她以为是暴风雨要来了,下意识地想缩脖子。就在她自嘲自己根本没有脖子的时候,一张巨大的铁网罩在了她的身上,她兴奋的感觉到自己在移动。
约莫半个时辰后,她平生第一次见到了阳光。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,有一双手为她取下了铁网,轻轻抚摸着她的脊背,她听到那双手的主人用好听的声音说道:“就是她了,她便是我们要找的。”
终于,她看到了那个男子。一见公子终身误,即便后来这个人在她身上千刀万剐,她也不曾后悔过。
在河洛坊暗无天日的地宫里,他们度过了两年,除了一日三餐送饭的人外只有他们两个。他时常会与她说一些人间的趣事,说鄞州二月盛放的桃花,说他白马轻衣长街上,说那年月下海棠风月琳琅。

共 8614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深海青玉,因注入神袛的魂魄而有了神识,二十几年孤独的等待之后,与河洛顾家的二公子顾陌相遇,顾陌把她雕刻成了一座螭龙,两年的相处让双方互生情愫,却因不同类而不能相守。许多年过去,一个叫顾丰城的人的出现,让她对顾陌的思念铺天盖地地滋长,顾丰城帮助她脱离本体变幻成了一个美丽的女子青珏,经过十年的等待,历经磨难,终于等到了转世为慕凉的意中人,与其结一世良缘。岂不知这一幸福的缘分中还有另一个痴情人的默默付出。故事曲折离奇,悬念叠生,很具有可读性,文笔雅致流畅,给人一种美的享受。推荐阅读!【编辑:千阳初识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150 0900 1】
1 楼 文友: 2015-0 -07 22:56: 再赏佳作,问好卷卷,祝福。 放飞心灵,让思想像奔马一样在原野上驰骋;呵护真情,让情感像自由之舟在大海上飘荡;激活文思,让思潮如泉水在地下喷涌。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5-0 -07 2 : 4: 1 谢谢支持~\(≧▽≦)/~
2 楼 文友: 2015-0 -09 08:25: 2 篁北沐摇头道: 只是我后来改变主意罢了,你不必谢我。 说罢消失在庭院里。青珏无意识的摸了摸锁骨处的文身,这场用执念换来的赌约,若不是篁北沐,她又有多少把握能赢?欣赏佳作。问好学习!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5-0 -09 08:54:05 谢谢⊙▽⊙保定治疗牛皮癣费用
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
颈动脉彩超有斑块